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行業動態 >

第三方支付行業15年發展歷程回顧

添加時間:2018-12-03 11:59
  2018年,對支付行業來說是不平靜的一年。一邊是日益收緊的行業監管,另一邊各家支付機構對B端市場(即企業市場,是由一切購買商品和服務,并將它們用于生產其他產品或服務,以供銷售、出租或供應給他人的組織所組成)的爭奪暗流涌動,行業競爭愈演愈烈。
  
  自2003年包括付費通、支付寶、易寶支付等在內的一批支付機構成立,第三方支付平臺步入快車道,至今行業已發展15年。事實上,這些年伴隨互聯網信息技術的發展和消費升級的助推,我國支付行業突飛猛進,它在極大提高用戶支付便捷度的同時也提升了我國支付市場的服務水平。不過,就如一個硬幣的兩面,支付行業繁榮的背后也催生了一些違規現象,目前支付行業正經歷強監管的考驗,在強監管態勢延續的背景下,支付行業將迎來哪些實質性的變化?未來走向如何?第三方支付機構又該如何發展?

第三方支付
  
  黃金15年
  
  國內第三方支付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1998年首信易支付的成立,但是由于寥寥無幾的交易流水和信息系統運營的低效,第三方支付并沒有發展空間。一直到2003年,得益于互聯網電商的發展,包括易寶支付、支付寶在內的一批支付機構成立。在業內人士看來,2003年至今的15年被認為是支付行業發展迅猛的黃金時期,第三方支付機構如雨后春筍般不斷涌現。彼時由于沒有政策上的明確定位,企業缺乏明晰的業務模式,雖然第三方支付機構紛紛進入人們的視野并悄然參與進日常的交易環節中,卻并不引人注目。此后,得益于電子商務的推進和發展,第三方支付行業也隨之迎來大發展。
  
  2006年,易寶支付首創了行業支付模式,開啟了2B市場(B To B市場,即公司對公司的市場),賦予了傳統行業新的商業模式,電信業、航空業等生活服務領域開始出現第三方支付的服務。
  
  2010年6月,人民銀行公布了《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辦法》,其中明確指出,從事支付業務需要獲得第三方支付牌照。支付牌照是央行為規范第三方支付行業發展秩序而設立的行業準入制度。
  
  2011年,支付行業易寶支付、支付寶、財付通、銀聯商務等在內的27家第三方支付企業獲得央行正式發放的首批第三方支付牌照。從此,第三方支付迎來了高速發展期。此后的幾年,每一批支付牌照發放都成為支付行業最引人矚目的事件和最有熱度的話題,而此時的支付企業也獲得了資本市場的認可,從行業一輪輪公布的融資消息和上市計劃便可見一斑。
  
  搭乘“互聯網+”的快車,第三方支付發展勢頭更為迅猛,憑借自身的創新,第三方支付迅速崛起。如今,第三方支付機構在支付體系內的影響越來越大。“回想起來,支付行業在這15年變化還是很大的。很難想象在這十多年時間里,我們從全球落后做到了全球領先,我認為最重要的還是做支付的企業抓住了互聯網在中國的快速發展這個契機,包括支付寶、微信以及我們易寶支付和其他同行,從而讓移動支付走到了今天,方便了人們的生活。”易寶支付CEO唐彬表示。
  
  據調研機構益普索此前發布的《2018上半年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用戶研究報告》顯示,中國移動支付用戶規模約為8.9億人,第三方移動支付在網民中的滲透率達到92.4%.今年一季度我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交易額首次突破40萬億元大關。但繁榮也催生了違規,“二清”“商戶造假”“跳碼套扣”“惡意拒付”等行業亂象層出不窮,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之下,部分支付企業走上了違規之路,隨之而來的是愈加嚴格的監管。
  
  支付應回歸本源
  
  2016年被認為是支付行業的分水嶺,整治也是從這一年開始。2016年4月12日,國務院辦公廳擬定成文了《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印發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國辦發〔2016〕21號)。兩天后,人民銀行等十幾個部委發布了包括第三方支付、P2P網貸、股權眾籌等在內的多個細分領域風險整治文件。
  
  2017年8月,央行支付結算司印發《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關于將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的通知》,要求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機構受理的涉及銀行賬戶的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
  
  今年第三方支付行業強監管態勢仍在延續,牌照收緊,罰單不斷備受市場關注。2018年6月29日,中國人民銀行發布《中國人民銀行辦公廳關于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全部集中交存有關事宜的通知》。通知指出,自2018年7月9日起,按月逐步提高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集中交存比例,到2019年1月14日實現100%集中交存。與此同時,中國人民銀行還表示,將繼續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持續加強支付結算市場監管,從嚴懲處支付結算違法違規行為,保障支付市場的持續、穩定和健康發展。
  
  對此,業內人士指出,備付金利息收入的減少對主要依靠備付金利息維持運轉的支付機構,特別是依存度比較高的預付卡類支付機構將帶來較大的經營壓力。
  
  “央行這一通知是支付機構客戶備付金存管工作的既有安排,是支付結算市場健康發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穩步推進金融亂象整治的措施之一。”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董希淼指出,備付金有三個特點需要特別強調:一是備付金不是支付機構的自有財產,所有權屬于支付機構的客戶;二是在支付賬戶中的資金不是銀行存款,不受《存款保險條例》保護;三是在沒有央行統一存管要求的情況下,備付金以支付機構名義存放在銀行,支付機構事實上擁有支配權和使用權,備付金存在被挪用和占用等風險。
  
  在易寶支付CEO唐彬看來,這些舉措有利于支付機構回歸本源。他認為,支付對底層是一個工具,但支付不僅是工具,支付還是連接買賣雙方重要的橋梁,另外支付還是基礎金融設施和經濟設施。他也坦言,過去的幾年里由于監管處在摸索的過程中,行業出現了監管套利,違背了支付的本質,但這些不可持續。
  
  2018年7月30日,中國人民銀行對卡友支付、付臨門支付分別開出2582.5萬元和892.28萬元的罰單,同時,還要求這兩家非銀行支付機構一年內有序退出嚴重違規區域的銀行卡收單業務。卡友公司退出貴州、海南、甘肅等25個省(區、市)的銀行卡收單業務;付臨門公司退出四川的銀行卡收單業務。同年8月6日,中國人民銀行又對國付寶、聯動優勢、銀盛支付及支付寶4家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出5張罰單,罰金合計超過9730.7萬元。中國人民銀行營管部稱,國付寶和聯動優勢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術手段對境內網絡特約商戶的交易情況進行檢查,客觀上為非法交易提供了網絡支付服務。另外,國付寶公司還存在為身份不明的客戶提供服務或與其進行交易、未按規定存放和使用客戶備付金等違法違規行為。中國人民銀行依據相關法律法規,對國付寶公司給予警告,合計罰沒4646.21萬元;對聯動優勢公司給予警告,合計罰沒2639.89萬元。與此同時,銀盛支付因違反支付結算管理規定,被合計罰沒2247.7萬元;支付寶因違反支付業務規定,處以罰款人民幣412萬元。
  
  據不完全統計,2018年初至今,中國人民銀行對第三方支付機構開出的罰單已經超過63張。其中,從7月至今就已經有10張罰單,合計罰沒金額超過1.34億元。
  
  業內人士指出,超千萬元的罰單在2018年并不鮮見,國付寶所接罰單刷新了今年以來第三方支付最大罰單的紀錄。從目前監管態勢來看,對第三方支付開出罰單已經常態化,且處罰事由有大有小、涉及范圍也較廣,凸顯出監管部門整頓支付市場的決心。也有專家認為,第三方支付領域的強監管,更多地側重于反洗錢、備付金管理、持證經營和“斷直連”等方面,客觀上起到了凈化行業競爭環境、健全行業基礎設施的作用,對優化行業市場格局、促進中小支付機構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央行表示,下一步將繼續依據相關法律規定,持續加強支付結算市場監管,從嚴懲處支付結算違法違規行為,保障支付市場的持續、穩定和健康發展。
  
  行業或迎洗牌
  
  在強監管延續的背景下,支付行業將迎來洗牌已經成為行業共識。
  
  業內人士指出,互聯網支付增勢向好加之第三方支付機構謀求上市步伐加快,第三方支付行業延續著高增長的勢頭,同時,支付行業寡頭壟斷局面初步形成,據第三方咨詢機構Ipsos China對外發布的《2018上半年第三方移動支付用戶研究報告》顯示,目前支付寶和財付通合計占據了移動支付市場約92%的份額,“雙寡頭”競爭格局成為市場基本模式,在過去幾年以及將來的一段時間內都將如此。壟斷局面難以撼動,市場競爭壓力愈加激烈,中小型支付公司要取得生存和發展空間必須依靠差異化的競爭優勢,這些都將進一步加速第三方支付行業的并購和整合。
  
  值得一提的是,在支付牌照方面,隨著牌照暫停審批以及對部分不合規機構不予續展牌照,據《中國支付清算行業運行報告(2018)》顯示,截至2017年底,第三方支付牌照減少到218張。
  
  “未來牌照數量仍會減少,并且行業的并購和重組很快就會到來。”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表示。業內人士分析,從央行目前的監管態度來看,未來一段時間內重新開放牌照發放的可能性不大,所以解決持牌難題就只能借助收購或者入股一家持牌企業,這也勢必會加速支付行業的洗牌。
  
  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董毅智認為,隨著監管持續收緊、嚴查合規,行業將呈現優勝劣汰的局面,第三方支付市場將進入存量洗牌期,預計未來幾年小型第三方支付公司或被大型企業收購。易觀智庫金融行業中心分析師王蓬博也認為,行業會進入洗牌期,一些依靠利息生存的機構可能被淘汰。不過,對于行業整體的發展趨勢,王蓬博認為,“雖然短時間之內,市場整體利潤可能會縮水,但要看到行業可觀的存量和巨大的增量市場,以及更加值得期待的增值服務剛需”.
  
  強監管無疑加劇了支付行業的競爭,而洗牌之后將形成一個集中度更高的行業,在支付行業壟斷局面難以改變的情況下,第三方支付或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這樣的大背景下,第三方支付企業該如何發展?
  
  對于第三方支付企業未來的發展,歐陽日輝認為,“目前移動支付主要面向個人用戶,未來移動支付將向中小微企業等企業用戶發展,由to C向to B轉向。”事實上,業內早已深諳B端市場的潛力,“兩大巨頭在C端的霸主地位已經難以撼動,未來行業洗牌的突破口一定是在B端。”在支付市場征戰15年的唐彬對B端市場有著自己的看法。他指出,行業支付模式和傳統行業升級是相輔相成的,隨著移動互聯網的全面到來,支付不再只是搬運工的概念,未來5年左右,傳統行業與互聯網深度結合,第三方支付將深度改變它的中后臺,再造傳統行業的商業流程,而不僅僅是前端的銷售層面,也就是幫助企業實現真正的供給側改革。“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其實我們正面臨B端發展最好的機會。”唐彬強調。
  
  王蓬博則分析,第三方支付行業未來有以下幾條出路--擴大支付服務的覆蓋面,從一二線城市下沉至三四線甚至農村;支付的盈利模式需要多元化,對掌握的數據進行挖掘和應用,衍生出相關的增值服務;目前,移動支付C端市場已被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擁有強大消費場景的公司占據,中小支付機構可以發力B端,扎根垂直細分行業,為產業鏈上的企業提供綜合金融解決方案。
  
  也有業內人士指出,B端市場雖然潛力無限,但它對支付提出的要求也遠高于C端,B端市場這塊蛋糕雖然切割起來并非易事,但是只要穩健發展、深耕場景,就有突圍的可能。蘇寧金融研究院互金中心主任薛洪言認為,正是因為不同機構的支付業務在生態體系搭建中所處的階段差別很大,所以各家機構對支付業務的戰略定位也出現了顯著變化,一方面,個別巨頭開始就一些高頻場景進行收費,用戶體驗有所下降;另一方面,手機銀行和中小支付App在用戶體驗上仍處于做加法階段,用戶體驗越來越好,市場份額有望持續擴大。另外,“斷直連”后,行業統一的二維碼識別體系有望成為現實,也將為中小支付機構帶來更大的機遇。
  
  此外,隨著跨境支付業務的迅速發展,我國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也紛紛轉向海外市場探尋境外支付的道路。董毅智指出:“在拓展境外業務時,更重要的是保證自身交易的合法合規。中國支付企業做跨境業務,不僅要符合國內的監管要求,還要兼顧目標市場當地政府的法律法規、金融監管等。”
  
  不管怎樣,2018年,對支付行業來說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如今支付行業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壓力,不久的將來,會不會見證一個行業的涅盤重生,我們拭目以待。
  
  維護人民幣現金使用權利 促進多元支付和諧發展
  
  隨著移動支付日漸普遍,其正改變著人們的生活。不論是商店還是餐館,甚至是在農貿市場,消費者大多可以通過手機掃描二維碼進行支付。不過隨著非現金支付工具的推廣普及,有的商家走向了另一個極端--拒收人民幣,渲染“無現金”.這既損害人民幣的法定地位,也損害消費者對支付方式的選擇權。
  
  拒收現金既不便民又違法
  
  非現金支付方式的便捷性不言而喻,但近年來流通領域人民幣現金使用卻出現了一些新問題,一些消費者在旅游景區、餐飲、零售等行業商戶消費時被拒收人民幣現金。相關部門調查顯示,在受訪的2萬多個商戶中,近四成表示過去一年中曾“拒收現金”;在受訪的3萬多名消費者中,超三成反映在過去一年內經歷過“拒收現金”.
  
  有媒體報道,今年1月,昆明市民李先生開車從昆明西山萬達廣場地下停車場離開時,在崗亭前掏出錢準備支付停車費,收費員卻表示,只能通過手機微信才能進行支付,不接受現金。由于手機沒電,李先生請求用現金支付未果,于是雙方發生了爭執。不僅在昆明,在百度搜索“停車場”“現金”等字眼,很快頁面會跳出全國多個城市均有停車場拒收現金的情況,而其中,萬達則是被網友質疑最多的商場。
  
  “拒收現金既損害了人民幣的法定地位,也損害了消費者對支付方式的選擇權。”人民銀行有關部門負責人表示,我國消費者支付需求多種多樣,應維護全體消費者特別是那些不習慣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的群體選擇支付方式的權利。
  
  為何會產生拒收現金的現象?有的商家稱找不開現金、太忙了顧不過來圖方便,有的則是為了“方便”所謂的內部管理。不過,這些最終都損害到消費者權益。
  
  一方面,這對部分消費者群體構成歧視。正如該負責人所說,“我國幅員遼闊、人口眾多、地域差異大、城鄉發展不平衡,消費者支付需求多種多樣,現金支付習慣和偏好仍然廣泛存在。”這在老年人群當中體現尤為明顯。家住金色交響家園小區的劉大媽從老家到昆明來幫兒子帶孫子,平時買菜都是自帶零錢。“微信、支付寶我都不會用,即使學會了,也不敢放心用,現金看得見、摸得著,用得踏實。”劉大媽表示,如果不讓用現金買東西,對于老年人來說,很不方便。
  
  另一方面,非現金支付也有自己的風險。中國政法大學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劉少軍指出,電子支付對實施條件有要求,在沒有攜帶支付設備、支付設備不能使用、不能傳輸支付信息等情況下,必須依靠現金支付。此外,目前許多移動支付在發生操作失誤等情況時,資金很難溯回。董希淼表示,拒收現金行為既損害了人民幣的法定地位,也損害了消費者對支付方式的選擇權,更不利于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形成。
  
  多種支付方式應和諧發展
  
  近年來,不少第三方支付機構掀起一輪又一輪的補貼大戰,大力推廣“無現金社會”,宣傳在金融交易中不再使用紙幣和硬幣,取而代之的是電子支付等非現金支付手段。對此,央行明確表示,任何單位和個人在推廣非現金支付工具時,不得炒作“無現金”概念。專家表示,人民幣現金是法定貨幣,體現國家信用,保證人民幣現金的順暢流通是維護人民幣法定地位的基本要求。自助服務、網絡政務等場景可以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不過,各地在建設智能化、信息化城市過程中,要注重保障全體消費者合法權益,營造全社會自覺維護人民幣法定地位的良好氛圍。
  
  若遭遇拒收現金行為怎么辦?央行表示,消費者發現拒收或者采取歧視性措施排斥現金的行為,可以通過消費者權益保護、城市政務熱線、金融消費權益保護等各種渠道進行投訴、舉報,央行將會同相關部門及時處理。
  
  不過,值得指出的是,禁止拒收現金并不等于只收現金或拒絕其他支付方式。央行有關負責人指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為履行反洗錢、財務管理等方面的法定義務,應當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進行支付的,應當執行相關法律法規的規定。隨著移動互聯信息技術的普及發展,對于電商平臺、無人銷售、自助服務、網絡政務等場景,以網絡化、無人化方式提供商品和服務、履行法定職責,也不具備現金收取條件,且參與各方在自愿、平等、公平、誠信的原則上達成一致,可以使用非現金支付工具。
  
  “政策指引本身是中性的,目的是規范包括現金在內的各類支付工具的選擇和應用,對支付行為、業態發展、技術創新并不會產生帶有偏向性的影響。”該負責人強調。根據市場機構近日發布的報告,2018年第1季度,中國第三方支付移動支付市場交易規模達到約40.4萬億元人民幣,環比增長6.99%.目前中國已經形成現金、銀行卡、互聯網支付和移動支付并存的多樣化支付工具體系,不同的支付工具各有優勢,也各自滿足著不同市場主體的支付需求。
  
  有專家表示,不同的支付方式應該都是為消費者服務的,而我們也享有自主選擇的權利。一個多元的社會,也應該讓多元支付和諧發展。
3d杀号定胆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