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人物訪談 >

著名經濟學家周子衡談:電子支付與數字貨幣的不同

添加時間:2017-07-21 11:29
  在全球范圍內支付方式發生巨大變化的背景下,已經有多國政府將發行數字貨幣納入規劃。我國央行也早將研究數字貨幣納入日程。與電子支付類似,數字貨幣也依托網絡,具有支付和流通屬性。但二者卻有著本質的區別。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員周子衡對本報記者表示,將數字貨幣類比為電子貨幣,是肉眼犯的錯誤。事實上,有沒有后臺,有沒有記賬中心,有沒有出、入賬的另行安排,這些才是根本的區別。同時,針對市場上對數字貨幣的一些誤解,周子衡也和記者進行了深入的探討。

周子衡
 
  
  記者:沒有實物依托的數字貨幣是不是“現金”?
  
  周子衡:數字貨幣是“現金”.經濟社會中,人們往往將紙幣、鑄幣,甚或電子貨幣等稱為“現金”,以“現金”支付的交易,也被稱為“現金交易”.經濟社會普遍使用網絡支付之后,以紙幣、鑄幣、電子貨幣等支付的交易大為減少,甚至在許多地方消失了。于是,就出現了所謂的“無現金”交易的提法,甚至有人提出“無現金社會”.這就將“貨幣實物”等同于“現金”,將不使用“貨幣實物”進行支付結算的交易理解為“非現金交易”,將普遍的非貨幣實物交易的經濟體系,稱為“無現金社會”;進而認為,沒有實物依托的數字貨幣不是“現金”.簡言之,這是“肉眼”帶來的偏見,就是說,眼睛看得見的就是現金,看不見的就不是現金,或者說,掏得出來的就是現金,不用掏出來的,就不是現金,這是錯誤的理解。是否看得見或摸得著?根本就不是判定“現金”與否的標準。
  
  現金是一個財務概念,有所謂的現金管理規范。現實經濟生活中所謂的“取現”、“用現”、“套現”、“兌現”等等,有財務意義上的“現金”含義,但對個人來說,大多指的是“貨幣實物”,許多情況下,就是所謂的“現鈔”.具體來說,小額的部分,往往指的是“零錢(鑄幣)”或“零鈔(小額紙幣)”,大額的部分指的是“紙幣(面額)”.“現鈔”與“現金”的差異,就在于,前者是一個實物的概念,后者是一個財務的概念。金屬鑄幣時代,鑄幣用“范”來澆鑄,近代鑄幣為硬幣替代,就是用機器沖壓而不再使用澆鑄方式了,造幣的效率大為提升,金屬幣的質量、品相都有極大的改觀。“鈔”是紙幣印刷的金屬印版,所以是一個金字旁。古時發行紙幣被稱為“行鈔”;紙幣也被稱為“鈔票”,也有所謂“點鈔”、“用鈔”之類的提法。現今,現鈔往往指的就是流通中的紙幣等貨幣實物。
  
  依照財務規則,現鈔只是現金的一部分,但絕非全部。網絡支付可以實現“無現鈔交易”乃至“無現鈔社會”,但絕不是所謂的“無現金交易”,更非“無現金社會”.宏觀地看,流通中的現金 M0 并不會因為數字貨幣的出現而消失,反而會得到強化。數字貨幣沒有實物形態,但是它在財務性質上是“現金”.因此,數字貨幣大行其道,根本不意味著一個無現金社會的到來,它既無必要,也無可能消滅“現金”.其他種類的網絡支付工具的普遍使用也是如此,可造就一個無現鈔的支付體系,但無法產生一個無現金的社會。
  
  記者:電子貨幣與數字貨幣同為記賬貨幣,他們兩者有什么區別?
  
  周子衡:電子貨幣俗稱電子卡片,有接觸式和非接觸式兩種。電子貨幣有兩種,儲值的和非儲值的,發行者主要但不限于銀行。一般來說,銀行發行的電子貨幣就是所謂的“銀行卡”,分為貸記卡和借記卡兩種。電子貨幣是記賬貨幣,大體而言,記賬時間與交易是同步的,但也往往存在一定的時間差,就是在交易方的出賬和入賬方面會不同于交易記賬時間。具言之,使用電子貨幣交易時,記賬當即發生,但是資金的出賬和入賬時間往往是銀行后臺來安排的,往往會有一個時滯。決定時滯有兩個因素:一個是技術上的原因形成的時滯;另一個是財務上的賬期。一般來說,技術上的時滯大大縮短了,只是不同的界面所反映的信息會有時間差。財務上的記賬信息往往是一個后臺處理的流程安排決定的,但是大多不影響到交易本身。
  
  使用電子貨幣--銀行卡時,往往稱之為“刷卡”.以往被稱為“拉卡”,現在這樣的稱呼已經很少見了。這是因為,最初的銀行卡并沒有實現實時或全時的電子化,具體來說,在飛機航行中,刷信用卡不具備信號傳輸的條件時,就得使用拉卡機,就是單據復寫,卡片凸起的號碼被復寫在三聯單上,作為記賬依據,但是入賬及出賬需要后續完成。電子貨幣極大地縮短了交易前臺與結算后臺的時間間隔,但是并沒有完全消除之。
  
  數字貨幣是“點對點”的賬戶間同步記賬,不需要一個所謂的前中后臺的時間間隔,出賬和入賬同步發生的,記賬是出賬和入賬的結果,而非原因。換言之,并不是一個先記賬,之后安排出、入賬的模式。這就表明,使用數字貨幣支付結算,并不存在一個賬戶之外的記賬中心,更沒有一個劃賬中心。甚或而言,支付即完成結算,根本沒有類似于電子貨幣那種“前臺交易、后臺結算”的流程。可以說,出賬、入賬和記賬在時間上是一致的,是同時發生而無時間間隔縫隙的,要打上一個同一“時間戳”.
  
  將數字貨幣類比為電子貨幣,也是肉眼犯的錯誤:似乎掏出手機來結賬同銀行卡支付,都沒有出現所謂的“現鈔”或“現金”,兩者又都存在一個網絡支持,就認為是一回事。事實上,有沒有后臺,有沒有記賬中心,有沒有出、入賬的另行安排,這些才是根本的區別,而這些都是交易時交易者肉眼所看不到的,但是它們是實實在在的,并決定兩類貨幣的不同使用流程和性質。
  
  記者:數字貨幣在流轉時是不是價值傳遞和貨幣傳遞同時實現?
  
  周子衡:數字貨幣只是反映為數字貨幣賬戶間的記賬活動,并沒有傳遞所謂的“價值”.
  
  交易并不意味著實物的流轉,也并不意味著一定有所謂的實物對象。如果沒有所謂的實物流轉或實物對象,談什么價值或價值流轉,就是一種超脫于實物的“價值”了,問題是超脫實物的價值,本身還需要一個“傳遞”性質的安排嗎?在賬戶活動中,最主要的就是記賬活動,記了賬,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那么,與此同時,除此以外,是不是還發生了“別”的什么?如果不是自己嚇自己的話,沒有“別”的同時發生,那么,“記賬”本身是否等同于“傳遞價值”呢?
  
  問題是,記賬是不是傳遞了價值,并不影響到記賬本身。如果去“追認”,認為“記賬等同于價值傳遞”,那么“賒賬”類記賬,是否是一種價值傳遞呢?如果記賬等同于價值傳遞,那么“應收賬款”和“應付賬款”各自傳遞了哪種價值呢?顯然,并非所有記賬活動都構成所謂的“價值傳遞”.問題是,究竟哪種記賬活動構成了“價值傳遞”呢?“付款”不就是“價值傳遞”嗎?
  
  支付本身不就是價值傳遞嗎?這在語義上等同于同意反復。財務上,用應收賬款同樣可以作付款安排。這在法律上,視同于債權轉移。當然,同一種記賬活動,能不能將所謂的價值傳遞出去,還取決于一系列的事實上的狀況與條件,并沒有必然性。因此,將記賬等同于價值傳遞,是一種錯誤的認識。
  
  如果記賬活動并不意味著一定能夠“傳遞價值”,那么,通過網絡數字記賬活動,也非一定能夠傳遞所謂的“價值”.可是,究竟什么才是所謂的“價值”呢?
  
  “刻舟求劍”是一句耳熟能詳的中國成語,“刻舟”等同于記賬活動,你可以記下來,從船上哪里掉下去了劍,也可以記下來從哪里撈上來了劍。這條船就是一個記賬體系,掉下去劍還是撈上來劍是記賬活動的依據,不是反過來,刻了舟,記了賬,就可以得到劍或失去劍。記賬活動反映了價值傳遞,不能顛倒過來說,記賬本身傳遞了價值。與刻舟求劍相似,還有一成語典故,叫作“守株待兔”.有了數字貨幣賬戶,有了數字貨幣,就像是有了若干株樹一樣,于是乎,堅信“價值”就像是活脫脫的兔子一樣,會跑過來,撞上去。
  
  信息能不能傳遞價值?這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因為信息本身就具備價值。信息本身并不對傳遞本身造成困擾,信息傳遞機制本身也無從分辨價值的大小或優劣。通過信息傳輸能不能傳遞價值?這根本不是一個科學問題,直言之,在科學上,它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偽命題。
  
  貨幣流轉是否意味價值傳遞?在邏輯上,這取決于貨幣本身是否具有價值。如果認為數字貨幣有價值,數字貨幣帶來價值傳遞,邏輯上是通的;如果認為數字貨幣只是記賬工具或記賬標準,那么數字貨幣就無法帶來價值傳遞,而只是在記賬而已。那么,數字貨幣自身有沒有價值呢?這本身是一個如何給予外在“解釋”的問題,近乎貨幣哲學的思考了。
3d杀号定胆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