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行業資訊 > 支付行業分類 >

第三方支付機構移動支付業務的擴張與監管

添加時間:2017-11-25 11:49
  在都市日常消費中,不管是在便利店、超市、餐館甚至菜場,消費者大多會下意識問一句“可以手機支付嗎?”這時,店員(攤主)總會爽快地應一句“有,掃描這個二維碼,微信支付寶都可以。”
  
  隨著科技的進步,智能手機的深度普及使移動支付滲透到了現代生活的方方面面,人們的消費習慣也在發生巨大的轉變。截至2016年,支付寶實名用戶已經高達4.5億人,71%的支付筆數發生在移動端。據艾瑞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行業研究報告》,2016年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已經達到58.8萬億元,預計在2019年,這個數據還會再翻三四倍。
  
  第三支付滲透到各行各業
  
  隨著與銀行的通道合作,支付寶付款時,消費者不僅可以使用自有余額,還可以直接使用綁定的銀行卡、信用卡付款,移動支付與銀行端的幾乎無障礙信息傳輸可以實時完成記賬和扣款(最長2個小時)。支付寶還貼心地推出了“花唄”功能,推廣“先消費、后支付”,只要是支付寶實名用戶,就可以直接開通該功能,并根據過往消費還款記錄產生相應的“芝麻信用分”.京東“白條”也加載著類似功能,第三方支付機構似乎正在漸漸蠶食過去被銀行把控的信用市場。
  
  與此同時,對于個人隱私和資金安全的憂慮也隨之而來。第三方支付機構大多是由電商平臺發展而來,不僅可以記錄每筆消費的金額,甚至能對客戶常去的門店、反復購買的產品、行為偏好、信用情況等進行全方位的分析和跟進,更能以此作為推廣其他業務的基礎和優勢。在互聯網金融、“大數據”發展的環境下,由第三方把握了關鍵信息和客戶,這對傳統金融產業將會產生顛覆和沖擊。
  
  第三方支付機構擁有龐大的用戶群體和豐富的支付場景,已經占據了絕對的市場優勢。2016年我國非現金支付滲透率為42.2%,其中線下掃碼支付的滲透率為1.9%,隨著接下來戰略性的推廣,線下掃碼占據的份額將會越來越大。
  
  事實上,在多種支付場景模式下,自助付費機器已經成為移動支付機構與銀行爭奪的戰場。如醫院門診,許多公立醫院都已設立了自助掛號付費機器,離開排著長隊的人工服務窗口,在短短2分鐘內完成包括掛號付費在內的所有手續,而門診手續費大多只需要小額付款,許多人都會選擇掏出手機掃碼支付,免去了使用銀行卡輸入密碼的麻煩。
  
  更熟悉的場景是物流行業,各大快遞公司早早開通了微信公眾號,用手機號注冊會員后享受實時更新收/寄件單號的用戶體驗,從收貨、運輸到寄件,幾乎已經實現無現金參與。
  
  機會在各行業出現。2017年,教育部取消重點公立高等院校學費的指定銀行,并要求各高校招標選銀行,這過往被壟斷的市場對于股份制商業銀行來說是巨大的機會。但競爭對手也隨之而至--在民辦學校收費渠道,第三方支付機構早已悄然推廣,在商業銀行POS機/轉賬/集中代收付功能屢屢因為手續費價格過高而受阻時,支付寶以商戶新開戶讓利的優勢,吸收了部分民辦院校客戶開立支付寶收款賬戶。可以預想,如果將來政策繼續放寬,公立高等院校很可能轉向更方便的移動支付渠道。
  
  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過支付場景的滲透,進而培養用戶的消費習慣,通過提高衣、食、住、行等方面的高凈值服務,連接線下生態,捕捉大量數據,分析后可以進一步完善社會數據生態體系,發展前景令人看好。
  
  第三方支付監管力度不斷加大
  
  第三方支付機構面對的難題來自于監管層面。
  
  2014年某移動支付機構前員工販賣20G用戶資料,一條可賣十元,這引起了用戶的擔憂。一二線電商本身擁有著龐大的用戶數據庫,當這些電商紛紛進入支付領域,數據安全顯得格外重要。面對互聯網金融的安全隱憂,監管機構也迅速作出反應進行風險管控,嚴格支付機構市場準入和加強監管,一般來說不再受理新機構設立申請,做好對已持牌機構的監管引導和整改規范,同時開展無證經營支付業務整治。早前監管加強對持牌機構的管理,開展支付機構備付金風險整治和跨機構清算業務整治,也是因為第三方支付機構系統安全性及風控管理水平參差不齊,出現風險很容易波及銀行。
  
  客戶備付金,就是支付機構吸納的用戶存款。截至2016年第三季度,267家支付機構吸收客戶備付金合計超過4600億元,支付機構再通過在各商業銀行開立的備付金賬戶辦理跨行清算。但客戶備付金存在著被支付機構挪用的風險,部分小型支付機構將備付金拿來購買銀行理財產品或其他高風險投資,從而達到“吃利差”的目的。這部分資金的利息收入,占支付機構總收入的11%,這也是2017年4月17日起,備付金專用存款賬戶不計付利息的原因,支付機構對利息收入的依賴程度越高,交存備付金的比例也會隨之提高。
  
  過去,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過直連多家銀行,完成收單和清算服務,支付機構可以介入到具體的交易場景,形成了一種類似于銀聯的地位和業務模式。隨著用戶消費傾向的轉變,為了加強管理,央行清算總中心和財付通、支付寶、銀聯商務等45家機構,于2017年7月28日簽署《網聯清算有限公司設立協議書》,要共同發起成立網聯。根據央行文件要求,2018年6月30日所有非銀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必須放棄目前的直連模式,遷移到網聯平臺處理。
  
  網聯平臺成立后,支付機構在開展跨行支付業務時,必須先通過網聯進行清算,實現資金清算的透明化、集中化運作,更有利于提高效率、保障資金安全、加強對資金流向的實時監測。
  
  對于普通用戶來說,建立網聯就跟當初的銀聯一樣,并不會對日常消費造成任何影響,只是在他們看不見的地方,清算市場悄然發生著變化。
  
  對于支付機構來說,網聯可能不算是個好消息。首先影響到的就是利息收入,因為擁有著龐大的備付金金額,過去支付寶和財富通在各家銀行中都有著非常高的話語權,享受著較高的利息優惠,接入網聯后,根據媒體測算,支付寶一個季度將損失4000萬元利息,財付通3000萬元。其次,根據目前的政策要求,備付金首先要進入網聯平臺,再進入唯一一家銀行的賬戶進行清分,隨著流程的全透明進展,大小機構享受到的銀行服務趨于接近,支付機構之間的競爭也將不再以利率價格為主。違規套利和爭奪客戶的空間被壓縮,網聯旨在讓第三方支付機構回歸通道功能,在監管下良性運作。
  
  而對于銀行,這是一個利好的消息。從2015年開始,央行通過了一系列針對非銀支付機構、利好銀行的政策:支付賬戶實名、界定支付賬戶功能及支付限額、管理個人銀行結算三類賬戶等,一步步剝奪非銀支付機構的其余功能,將其牢牢定位于“通道”角色。交易信息將由網聯抓取統計,有望實現互聯網金融信息共享。大中型商業銀行將集中競爭備付金清算行的地位,從而獲取大量資金留存的資格;而小型銀行也并非完全沒有機會,信息的共享有利于用戶的營銷,在更多的支付場景中參與進去。
  
  總體來說,網聯的成立是利大于弊的,它的趨勢長期來看是打造像銀聯一樣的清算平臺,但短期內的政策磨合、機構接入、以及過年時支付寶、微信用戶相互間支付的紅包功能都會是個考驗。銀行也不能因此而太過樂觀,畢竟第三方支付機構的潛力還遠比現在更加強大,監管并不能阻止它們發展數據生態圈的野心,銀行如何利用監管的優勢,在銀行卡外的市場去競爭,爭奪數據的來源渠道,才是自身面臨的最大問題。
3d杀号定胆澳客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