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憂支付網首頁
囊括國內所有第三方支付公司信息
為客戶提供最優質的支付接口服務
24小時服務電話
182 2176 9212
站內搜索
您當前的位置:主頁 > 相關文檔 >

非洲、中國、印度和東南亞地區移動支付發展現狀

添加時間:2019-09-24 14:51

  近年來,移動支付在亞洲和非洲的部分地區迅猛發展,對人們的生產和生活產生了巨大的影響。本文通過對比非洲、中國、印度和東南亞地區移動支付的發展情況,探討了移動支付的發展路徑及啟示。

  一、基本概況

  (一)非洲

  與人們傳統的客板印象不同,非洲是全球移動支付發展最早和領先的地區。2007年3月,M-PESA在肯尼亞問世,經過十余年的發展其用戶數量超過3 000萬,地域上從以肯尼亞為中心的東非地區拓展到埃及、印度和羅馬尼亞等十余個國家。最初,肯尼亞最大電信運營商Safaricom推出M-PESA,其主要涉及辦理手機充值、存取款及匯款等業務。Safaricom通過商務協議建立起龐大的代理商體系。受益于移動通信技術的發展和寬松靈活的金融監管政策,加之傳統金融服務不足且價格昂貴,具備低成本、安全、高效和便捷優勢的M-PESA一經推出便大受歡迎。但M-PESA模式也并非適用于所有國家,如2016年沃達豐便宣布關閉南非M-PESA業務。除M-PESA外,上榜2017全球金融科技100的尼日利亞企業Flutterwave也正致力于推動非洲支付事業的發展。作為非洲金融中心的南非,率先吸引了中國的微信和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進場布局。中國移動支付企業為當地普惠金融發展帶來了新前景。

  (二)中國

  中國移動支付雖然起步不算早,但發展迅猛、規模巨大、影響廣泛。中國移動支付推動方可以說是百家爭鳴、百花齊放,中國銀聯、中國電信、各家銀行機構及以阿里巴巴、騰訊等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都先后推出了各自的移動支付產品。經過市場大浪淘沙,目前形成了以阿里系支付寶和騰訊系微信支付為代表的雙頭格局,二者分別依托電子商務應用場景和社交場景發展而來,具有鮮明的特色。

  從技術層面講,微信和支付寶都屬于條碼支付,銀聯云閃付技術路徑從最初的NFC, HCE發展到現在的NFC, HCE和條碼支付。最初技術路徑的差異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日后的發展格局,其中,銀聯模式具有高安全性、高成本和利益相關方眾多的特性,條碼支付則是低成本和易于推廣。

  雖然支付寶早在2003年就因解決電子商務交易信任問題而誕生,10年后微信支付才上線,但中國移動支付大爆發是以支付寶2014年春節紅包和微信支付2015年春晚的紅包大戰為標志。支付寶依托電子商務平臺和強有力的營銷策略快速開疆拓土,微信支付則依托社交平臺在線上和線下飛速拓展。

  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截至2018年12月,中國網民規模達8.29億,手機網民規模達8.17億,手機網上支付用戶規模5.83億。依托中國龐大的市場體量,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為代表的支付企業不僅在國內迅速發展,而且積極布局海外,推動了中國移動支付領跑全球。

  (三)印度

  印度是世界第二人口大國,網民基數大,市場前景廣闊。作為發展中國家,印度傳統金融覆蓋率不高,而隨著移動通信基礎設施的完善,印度跨過PC革命直接邁入移動互聯網時代。近年來,全球互聯網巨頭一致看好這片藍海,紛紛在此落子布棋。亞馬遜、FaceBook、軟銀、阿里巴巴和騰訊等企業通過不同方式進入印度市場,并繪制出一幅獨特的互聯網生態畫面:支付企業做電商和社交,電商和社交企業做支付。

  Paytm被稱為印度版“支付寶”,依托阿里巴巴、螞蟻金服、軟銀投資等的實務經驗,在印度“廢鈔令”后其用戶數量迅猛上漲。除深耕支付領域外,Paytm也積極向電子商務和社交領域拓展。在印度市場中,騰訊領投的Flipkart和Snapdeal都依托電商進入支付領域,Facebook旗下的WhatsApp和印度版“微信”Hike也從社交即時通信開始做支付,電信運營商Airtel和Vodafone也紛紛進軍支付行業。印度移動支付進入了戰國時代,各方不斷發力攪動市場格局。

  (四)東南亞

  根據淡馬錫控股與谷歌發布的東南亞網絡經濟調查,東南亞網絡用戶預計可達3.5億人,電子商務、網約車、在線旅游和網絡媒體服務增長強勁。東南亞移動支付發展路徑同中國相似,均由電子商務等應用場景向支付領域拓展。打車巨頭Go-Jek推出Go-Pay進入支付領域,并收購當地3家互金公司,快速提升市場份額,此前該公司獲得了騰訊領投、京東參投的大額融資。阿里巴巴領投的東南亞最大電商企業Lazada,合并旗下HelloPay并改名為支付寶,快速復制中國市場經驗。在東南亞,以阿里和騰訊為代表的中國企業通過投資等方式進入當地市場并展開競爭,深刻影響了當地移動支付的發展趨勢和格局。

移動支付

  二、共性與差異

  (一)共性

  通過對比分析亞洲和非洲4個地區移動支付的發展情況,筆者總結出其發展的兩點共性。

  1. 均處于城市化進程中。

  上述國家和地區正經歷非城市人口流向城市務工,資金與人口流動方向相反的階段,且隨著電子商務等的發展,物流與資金流向相反。這一發展階段和形勢,催生出了大量的新支付需求。

  2. 傳統金融不發達且成本高企。

  當前,人們亟須低成本、高效率的支付手段,通信網絡技術的發展和移動通信設備的普及又為之提供了技術可行性。因此,才會出現新興的移動支付在發展中的經濟體內率先發展,并引領全球的奇觀。

  (二)差異

  1. 發展路徑不同。

  在中國和東南亞地區,移動支付主要從電商、社交等應用場景拓展而來。在印度,則表現出支付、電商等領域互相滲透并融合發展的形勢。在肯尼亞,為解決支付手段不足的問題,由電信運營商推動移動支付發展。

  2. 政策環境不同。

  在印度,政府通過推出統一支付接口(UPI)等措施促進移動支付發展。在中國,基于安全考量,央行曾叫停條碼(二維碼)支付等面對面支付服務,隨后又出臺相關政策推動移動支付的規范發展。在肯尼亞,正是由于政府的寬容態度促進了M-PESA的快速普及。東南亞各國情況差異較大,新加坡是發達國家也是東南亞金融中心,其他國家則大部分為發展中國家。

  三、啟示和政策建議

  (一)創新是解決傳統普惠金融痛點的關鍵

  運用傳統手段提升金融覆蓋率,不僅成本高而且收效甚微。4個國家和地區通過創新應用移動支付技術,在顯著降低金融服務成本的同時,又明顯提升了當地普惠金融水平。當前,我國金融科技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傳統的卡基支付增長趨緩,銀行網點服務也在加快轉型,中小微企業融資難也亟須技術創新來解決,從而提升金融的覆蓋率和普惠性。

  (二)合理的政策支持是移動支付等金融科技發展的重要保障

  政策太緊,創新沒有空間;政策太松,又容易出現各種難以預料的風險。政府的管理政策既要給予以移動支付為代表的金融科技發展空間,又要筑牢防控風險的底線。近年來,在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推廣的“監管沙盒”理念,就是平衡創新與風險的嘗試。在嚴防風險外溢的前提下,主動合理地放寬監管規定,減少金融科技創新的規則障礙,鼓勵更多的創新方案推出,正由想法變成現實。

  (三)市場化運作的產品才更有生命力

  在市場化運作和充分競爭中獲得人們認可的移動支付產品,才能更好地滿足用戶需求和解決痛點。近年來,隨著金融行業加快開放,業態競爭加劇,一批新型科技企業逐漸成長為行業巨擘,以用戶為中心的產品設計理論和市場化運作方式迅速贏得市場,并倒逼傳統金融變革,從而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這也讓中國在移動支付等領域取得了世界矚目的成績。

  (四)加強政策支持和產業發展協同

  相關部門應積極回應民生關切,梳理效果不佳的政策,提出改進政策和產業協同的解決方案,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助農取款“村村通”支持政策應逐步向移動支付傾斜,利用新技術和新業態改善政策傳導效果,解決農村服務不足的問題,讓農民更好地享受社會發展的成果,增強其金融服務獲得感。

  (五)通過發展監管科技防范化解行業風險

  移動支付給人們生活帶來便捷的同時,也存在個人信息泄露、新型電信詐騙和洗錢等風險。行業主管部門應當大力發展監管科技,并通過在各地試點和試錯來推動實踐,利用新技術解決存在的監管盲區,促進行業良性發展。此外,可借鑒國際上監管科技的發展經驗,推動利用大數據等手段探索有效的監管模式。

  (六)本地化策略為企業“出海”保駕護航

  各個地方的市場環境千差萬別,沒有一個解決方案是萬能的。縱觀國內外實踐,本地化策略運用得當的企業,往往能夠經營成功,反之則難以立足。因此,中國許多互聯網企業在布局海外市場時,除復制國內的模式和成功經驗外,也應當注重經營策略的本地化。

3d杀号定胆澳客网